华辉建设设备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华辉建设设备
热门搜索:

于扬中国企业的互联网化包袱更少

发布时间:2020-03-11 09:45:37阅读:来源:华辉建设设备

A5任务 SEO诊断选学网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

互联网化,是易观国际(Analysys International)在2007年最早提出的一种理念,是指企业利用互联网(包括移动互联网)平台和技术从事的内外部商务活动。互联网化包括产品互联网化(产品数字化、使用互联网交付)、运营互联网化(信息、资金和物流的互联网承载和支持)、营销互联网化(线上推行、线上销售)、服务互联网化(在线交互、客户服务)四个方面。经过几年的发展,易观所提出的互联网化已逐步成为了业界公认的一个概念,被各大分析机构、媒体广泛援用。近日,易观国际总裁于扬先生接受专访,论述了他对中国互联网化发展历程的独到见解。

互联网化:对事物演进深入认知下的新规则

记者:易观创新性地提出了互联网化这样一个概念,可能我们更熟习的是像信息化这样的词,易观怎样想到提出这样一个概念的?

于扬:07年提出的这个概念,我们易观想要真正的基于互联网去推动产业创新,就像我们的使命一样-------用互联网和互联网的知识去推动产业创新。我们都知道市场的竞争其实是游戏规则和生态系统的竞争,两个公司在竞争的时候,感觉是两个公司在竞争,其实是他们背后的生态系统。

微软有它的生态系统,谷歌有它的生态系统。还有就是游戏规则的竞争,比如微软,它最早是卖套装,现在也开始试用和定阅,你只要是依照微软的游戏规则玩,从历史上来看,像AOL,Netscape,Adobe,没有一个能打得过他。但谷歌根本不按微软的游戏规则来,所有的运用是免费提供的,后向向广告主收费,然后生态系统是广告公司、广告主,这个就是所谓的精准营销的体系。

基于这个,当初我们想去做这个事情的时候,绝对不能依照原来所谓信息化的规则去玩。固然这个规则和生态体系后面是一种深入的对事物演进的认知,像谷歌就深入的看到,(开放的系统)会比微软,intel,Oracle内部构建的自有系统、自有平台更有杀伤力,更有爆发力。一样,我们易观也是认为互联网比专有系统更好,基于这个,我们才提炼出来互联网化这一概念。

比信息化更开放:有开放才能互动

记者:互联网化跟原来我们熟习的信息化相比,最核心的差别是什么?

于扬:我觉得有三个差别。

第一就是更开放,它是一个基于开放的标准,而过去企业的信息化常常都是专有的,用SAP,用Oracle,我们今天讲,企业不太关心这些标准,都是开放的,只要能即插即用就可以。

第二,它是一个即时互动的,而且这类即时互动不但仅是在企业内部,它跟它的供应商、客户也是即时互动的,这个在过去信息化时期是做不到的。

第三,互联网是无处不在的,过去的企业信息化可能还需要有一些专门的体系,专有的一些东西。

记者:现在信息化是一个普及度很高的大家公认的概念,互联网化是否是有一天也会成为这样一个大家公认的概念呢?

于扬:会不会一定是互联网化这个词,这个说不好。就像体现在我们企业上的所谓的销售互联网化,营销互联网化,渠道互联网化,电子商务好像大家更能接受,互联网化与其说是一个词,不如说是它背后的概念,更多的是基于互联网来把全部价值链放进去,来做营销,来做渠道,做产品,做运营。

记者:也就是说不管未来我们用的是否是全部专有名词,它的内涵是肯定在的。

于扬:对对,我们要拥抱互联网,我觉得这是一个最根本的东西,而不是拥抱那些专有的信息系统。

中国的互联网化刚刚起步

记者:中国现在就是处于这样一个互联网化的进程中?

于扬:我认为中国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化的程度是比较高的,但是面向企业的是不太高的,是需要一个进程的。在to C的方面,我们有了很多成功的例子,但是所谓的成功的例子,其实不代表我们大面积的企业to C的企业互联网化程度很高。这么形容,在互联网化这个概念来看,中国有最优秀的最顶尖的互联网化的例子,比如说腾讯、百度,乃至像中国移动的某些运用,但是,这些企业的数量还比较少,不是大面积的成熟。

记者:您觉得中国的互联网化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呢?是刚刚起步呢,还是怎样?

于扬:我觉得还是刚刚起步,我觉得互联网化这个浪潮就像一波潮水一样,它一方面会把从没被打湿过的礁石打湿,它也要洗涮曾的信息化留下的那些青苔,这个进程不是一挥而就的,然后最后完全用它的介质覆盖上去,中国我觉得,确切是刚刚开始。

比较欧美:中国包袱少,路上更轻松

记者:欧美的互联网化程度如何呢?

于扬:在美国和欧洲,他们是信息化最早开始的国家,所以说它的这类所谓的窠臼,一些积重难返的东西更多,中国的包袱更少,很多企业是没有经历信息化直接就进入互联网化的。阿里巴巴的很多客户,之前是没有信息化的,直接开通阿里巴巴的会员就是互联网化了。

记者:您刚刚提到说美国会有积重难返的东西,会有窠臼,这些窠臼是什么带来的呢?

于扬:举个例子,中国移动电话的网络直接就是数字的,而美国很多都是从摹拟走向数字,到今天,美国的部份地区还是用摹拟电话交换机,它们会有对既有路径的依赖。中国发展很快,它可能就直接跳过其中的某一阶段,逾越一个过渡性的技术或产品,直接迈向新的技术,就像非洲全是数字的,中国经历过一个大哥大的阶段,非洲没有。

互联网化进程难估计,希望越快越好

记者:您估计我们什么时候能进入一个全面互联网化的时期?

于扬:这个还真不知道,固然我希望是越快越好,互联网发展的速度确切是太快了,你想一想你5年前,你会在铛铛、京东上买一个电器商品吗,但是今天好像你甚么都可以买了,瓜子零食,油米面,好像没有甚么不能买的。

记者:您是觉得,互联网发展很快,这个进程还是很难预计的?

于扬:对,另外,互联网企业的信誉也在逐步提升。

固定资产

存货盘点表

累计折旧会计分录

中级会计师报名入口